(鳞鳌)夏开荼蘼

(鳞鳌)夏开荼蘼

北冥皇渊静静地躺在床上,无意识的眨了眨眼,尽管眼前漆黑一片。还是将手伸向前方仿佛想要抓住什么,却一次次抓空,只能无力地跌回床榻之上,直到再没有力气伸出手。黑暗、无助,似乎曾经的梦魇再度回来。只是这一次他不会再害怕了,他甚至觉得就这样静静死掉也挺好的。


毕竟……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了……


胸口的伤口因为之前连番的动作已经崩裂,鲜血将绷带和衣服浸湿,染成血红一片。有点冷,北冥皇渊慢慢地蜷缩着身子,一点也不考虑这样的动作会加剧伤口的恶化。铅不在,也没有人不厌其烦一遍一遍的叮嘱他必须吃药。北冥皇渊只觉得越来越冷,不知道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因为自...

今天的抢先看!真是一口老血喷出!仰天呕红!
皇渊,你就不能为我而死!  死你妹!之前还说什么  你没用了!
心疼皇渊!心疼千岁!
萌不下了,再萌下去我就要扎心而死了。
最后还要问  酥浥   你也想我死?
˚‧º·(˚ ˃̣̣̥᷄⌓˂̣̣̥᷅ )‧º·˚皇渊啊!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

ᕙ(⇀‸↼‶)ᕗ要疯了!    八紘稣浥你丫的下手真够狠的!皇渊啊!铅啊!我好心痛啊!这刀子捅的。。。。。。皇渊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了?   希望皇渊别死!谁能来救场啊!!!!!不会是鳞王吧?还是砚?

懵?梦?萌?

懵?梦?萌?

看图写文,皇渊的反应太萌了,心痒有余抓笔写个小段子。特此声明:梗不是我的!梗不是我的!梗不是我的!

 

 

    是夜,北冥皇渊背着一名一袭紫衣的人匆匆冲回玄玉府,紧跟其后的铅十三鳞也在北冥皇渊安置好八纮稣浥之后,手捧着玄玉府内藏的丹药紧随其后。铅十三鳞很清楚躺在床上的那一位对北冥皇渊有多重要,所以连吩咐都不用,就将玄玉府中最贵重的但要拿来。果不其然,北冥皇渊连眼也不眨就将丹药送入那人口中。

 

虽然药不对症,但珍贵的丹药却能保床上的那位暂时性命无碍,阎王归途虽然不是无药可解,却十分难处理,只怕北...

(千竞)夏祈雨

(千竞)夏祈雨

 接  春回雪

千雪觉得他的恩人很奇怪,总是想方设法赶他走,虽然意图不是很明显,但千雪还是深深感受他被嫌弃了。千雪蹲在院中默默劈着柴,恩人身体不好,但是他需要大量柴火,恩人家的门他还没有修好,恩人家快断粮。几乎都是素菜,没有肉。千雪皱了皱眉头,回忆了一下这几天的伙食。恩人做饭的手艺和他熬药的手艺一样,不管是饭菜还是汤药,他都能做成一个味。也就是白粥,是为数不多唯一脱离的汤药味道的食物。默默把打猎提上日程,千雪继续劈着柴。对于饭菜的可口问题,轻易忽视。


单夸坐在桂花树下神色奇怪的的看着,顶着大太阳蹲在院子中间劈柴的狼主。夏天,他...

(千竞)春回雪

(千竞)雪回春

 王爷崩了,王爷崩了,王爷崩了,重要的话说三遍。本来想让温皇扒皮来着,无奈懒癌晚期,不想动笔。说不定会有后续,不要太期待。


冬日难得好天气,天清云高又无风,太阳还晒的暖烘烘的。住在深山老林的采参客缓缓推开自家略显破旧的大门,背起药篓乘着天气好出门多采些只有冬日里才能找到的药材。老者的院子不大,只有三间房和一个柴棚。三间房中一个是厨房,一个是堂屋,一个是卧房。偌大的院子正中只有一棵因为落了叶暂时看不出来是什么的树,树枝张牙舞爪,可以想象的出夏季是怎样的枝繁叶茂。


树下有一个石桌和几个样子有些古怪的树根充当石墩供人坐下休息。整个院子一...

樱花、兔子、拳头(四)

樱花、兔子、拳头(四)

拂樱斋主醒的时候,极道先生还没醒。不过这也对,毕竟极道先生不知道防备拂樱防备了大半夜,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着,而且之前他也喝了不少酒。对极道先生来说和一个大男人睡同一张床上,还属于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虽然这个大男人十分貌美,更何况这个貌美的人还喝醉了。别的不提,万一吐他一身,他绝对会想要杀人。

拂樱醒了,他当然不可能是自然醒的,胳膊被压得发麻,饮酒过量导致额头隐隐作痛。手臂的不适首先引起拂樱的注意,侧了侧身子,轻易便看到被自己揽入怀中的极道先生。从窗户透进来的阳光斜斜的打在极道先生的身上,沉睡的人显得十分安静平和,只是眉头微皱着诉说着身体的不适。

此...

​​醉酒(三)

醉酒(三)

自从认识拂樱之后,除了枫柚主人的寒光一舍,极道先生又多了一个去处。相起枫柚主人,拂樱斋主至少还懂得待客之道。而且拂樱斋主的手艺意外的好,比起寒光一舍喝杯茶都要自己动手,极道先生对枫柚主人深深怨念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古人诚不欺我。

在极道先生的穿针引线之下,枫柚主人、拂樱斋主算是认识了。为什么说算是认识呢?因为这两个人真是懒到极致,拂樱斋主硬生生发明了天外传声之术用于和枫柚主人交谈。这个术法各个方面都很让枫柚主人很满意,唯一不满意的是他的先泡一杯茶才能视频聊天。对此极道先生只能扶额,这算什么交流方式?两个人根本没有面对面的见过好不?

在小兔还没有化成人形之前,拂樱还是比...

拂樱斋主(二)

拂樱斋主(二)

凯旋侯醒来看到的第一眼景色便是开的极为妖艳的樱花,而他的反应在火宅佛狱来说十分正常,在苦境就略显奇怪。开的粉粉嫩嫩的樱花仿佛化作张牙舞爪的怪物伸出纸条向凯旋侯袭来,凯旋侯这一动,一种钻心的痛冲击着意识,凯旋侯没有如愿。却也发现在火宅佛狱来说,总是带着血腥的樱花,自始至终没有发动过攻击,只是自顾自的开得灿烂。

失去眼前的威胁,凯旋侯有足够的时间来搞清自己目前的状况。微微运气熟悉的疼痛再度袭来,‘身受重伤’这是凯旋侯得出的结论。缓缓站起身到处走了走,随处可见的樱花赏心悦目。偶尔从草丛中直起身子观望的小动物也十分无害,在发现自己后快速的跑到更远的地方,然后继续埋头开吃。

这个地...

《歧途》(一)

《歧途》

枫柚大概从没想过抚樱从来没有想过背叛,或者说从一开始两人对背叛的理解就是不一样的。

从一场戏开始,又从一场戏结束。没有人说得清,究竟谁对谁错。即便在一切都发生了,结束了,依然没办法说清,终归一句‘各为其主’解释一切,顺便划上句号。

抚樱斋主的出现是源于一场阴谋外加一点点的意外和巧合。凯旋侯生活的地方是什么地方?火宅佛狱啊!那里是四魌界最下层,最脏乱,资源最匮乏之地。在这样的地方,阴谋诡计,栽赃陷害都只是为了活下去或者活的更好。凯旋侯代表的是‘战无不胜’,但这并不代表凯旋侯没有打过败仗。只是他总能以微小的失败换来巨大胜利,让人足以忽略那一丝瑕疵。

这样的功绩再加上凯旋侯崇高的地...

©天一夜辉 | Powered by LOFTER